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这家VC凭什么率先投中月之暗面?

时间:03-25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65

这家VC凭什么率先投中月之暗面?

2023年7月,中国AI大模型的热度在创投圈逐渐升至沸点。在一个餐厅里,一笔投资即将达成议程已经进行到讨论估值的关键点,“我当时说了一个数,Kimi立马说了yes。”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美团龙珠合伙人王新宇还是有些兴奋。他提到的Kimi,就是Kimi智能助手的缔造者,近期完成超10亿美元融资的月之暗面创始人杨植麟。2024年开年,Sora为大模型行业的热度再添了一把火,而在国内,一笔刷新了AI领域最大的单轮融资也官宣落地,融资后,成立仅一年的月之暗面估值将超过25亿美元,成为赛场上现阶段估值最高的独角兽之一。巨额融资下,月之暗面背后的投资人逐一浮出水面,红杉、今日、真格基金等顶级资本在列。然而,业界不知道的是, 2023年7月,美团龙珠(以下简称“龙珠”)就已经领投了月之暗面未经披露的A1轮。该轮次也是月之暗面完成天使轮后首次接受新外部投资人的注资。相识于非共识前些天一篇专访,直接给杨植麟贴上了“技术理想主义”的标签,他擅长研究,技术天赋过人。但AGI技术特点决定了大模型创业天然具有“烧钱”的强属性。在AGI创业之前,杨植麟就意识到这一点,如果要进行一场大模型创业,在未来几个月内就需要筹措到超1亿美金。“它需要人才聚集、资本聚集”,杨植麟在采访中如是说。不同于广为外界所知的版本,月之暗面早早开始了融资。完成天使轮融资后,公司除了几位天才联合创始人和20多人的小团队,甚至还没有发布模型。但在如此的非共识阶段,也有机构愿意大胆重注。这就有了开头的一幕,美团龙珠在三顾茅庐杨植麟后,决定领投A1轮。领投一家没有成建制团队、没有模型的大模型公司,王新宇有自己的观点。他认为,对大部分中国团队来说,都是从零开始,技术上能做到领先的人极少,“如果实现AGI是100分,GPT4最多也就做到了30分,因此技术本身还有long way to go,那么在这个过程中,谁能够走在正确的方向上甚至引领这条路,谁就值得被投资”,王新宇说。对于杨植麟的履历,公开报道已经很多。2015年,以年级第一的成绩从清华大学毕业,随后远赴卡内基梅隆大学语言技术研究所,2019年获得博士学位。同时,他也是中国35岁以下NLP(自然语言处理)领域引用最高的研究者。除了学术成就之外,杨植麟还在Meta的人工智能研究院和谷歌大脑研究院工作。2016年,博士在读的杨植麟首次创业,以联创身份参与创立了循环智能;2021年,循环智能与华为云合作开发了千亿级NLP大模型盘古大模型。此外,月之暗面还有两位联合创始人——周昕宇和吴育昕。周昕宇是杨植麟在清华的本科同学和好朋友,他在大学毕业后加入旷视,研究算法量产。吴育昕则同样毕业于清华大学以及卡内基梅隆大学,大学毕业后在Meta的人工智能研究院工作。同样是技术出身的王新宇,第一次听到杨植麟“大模型的本质是对世界的压缩”这一观点,就明确知道双方都是“遵循第一性原理思考”的人。杨植麟早在2023年初,就明确了LTV,即Long context、Truthfulness和Video的三大方向,这与AGI当下的发展路径不谋而合。对的人,在对的方向。“没有理由不投”,王新宇表示。但在龙珠内部,也有过对这个项目的质疑声音。“确实,我们在投Kimi的时候,他还是一个非共识,但庆幸的是,我们做出了正确的选择,并在当月就打了钱。”王新宇介绍,在这次AI浪潮来临之前,龙珠早在2022年就搭建了AI方向的投资团队,并关注到GPT的进展。而到了2023年1月,团队内部就开始讨论“应该支持杨植麟出来创业”的想法。在与月之暗面最初接触中,龙珠团队不仅输入了自己作为投资人对大模型的认知判断,带来了早期的投资视角和财务建议,甚至为公司推荐过人才。而据王新宇本人回忆,在被拒绝和远程帮助小半年后,2023年5月,他才第一次见到杨植麟本人,面对面交流两个小时后,双方就达成了投资合作意向。为什么是龙珠?近期的中国AI大模型创投圈里,技术理想主义和商业化现实主义的争论甚嚣尘上。但在王新宇看来,技术或商业落地的争论都属于大模型事业的短期挑战, AGI长链条的探索属性需要极强的执行能力。用长期主义的视角,最终决定成败和行业格局的还是认知和组织能力。对创业企业来说如此,对投资机构来说,同样如此。这也部分解释了为什么龙珠这家机构,能在早期就投中一个未来的明星企业。随着月之暗面的融资慢慢展开,参与的机构也越来越多,但敢于在早期就下重注的,一定是极少数。所以对同一家公司不同阶段的投资背后,对于投资逻辑和认知的要求也全然不同。在外界看来,美团是龙珠无法绕开的前缀,但王新宇坦言,美团对龙珠最大的助力,是美团自身的创业公司的成长路径和组织管理经验,“长期有耐心”等价值观的注入和对龙珠发展的长期支持。真正定义龙珠的,还是组织和认知。尤其是在非共识期间,找到并敢于出手这些明星企业才是VC本身的竞争力所在。“人和认知,才是区分每一个基金的最核心的东西”。在他眼里,创业者或者企业家在选择一个投资人的时候,选择的是未来十年的合作伙伴。这个人是否志同道合,对你的事业是否足够理解,对你想要做的事认知是否深刻,这才是关键。其他辅助资源充其量是锦上添花,甚至极有可能昙花一现。以曾经的投资热门半导体行业举例。2021年前后,由于行业整体晶圆的短缺,导致彼时的创投市场上,晶圆成了投资半导体公司的钩子。谁有或者谁号称有晶圆产能,谁就能拿到半导体公司的投资额度。但这个现象仅持续了不到两年,半导体的产业周期一过,供需关系马上发生了变化,晶圆甚至开始供过于求,往日的“堂前燕”顷刻也都飞入寻常百姓家。认知之上,才是方法论。作为一家2017年成立的VC,龙珠目前管理三期人民币基金和一期美元基金,管理规模超过130亿元。除了美团外,其他投资人包括政府引导基金、全球顶尖的主权基金、养老基金、知名母基金、消费行业龙头企业、互联网公司、知名校友捐赠基金等。在消费蓬勃的时代, 敏锐的洞察让龙珠投出了蜜雪冰城、喜茶、古茗、Manner等明星消费企业。谈到这,王新宇称,在2017年如果你相信中国崛起的速度,相信中国消费品牌,那么在消费领域就有非常多值得抓住的时代品类机遇,没有错过的道理。而如今,这一选择印证了当时战略的正确,也直接给LP带来了可观的回报,据悉龙珠人民币一期基金投资回报约4倍。投资不是等风来,需要有一套内在的逻辑。如果将2019年投资理想汽车视为龙珠第一笔科技投资,龙珠的投资轨迹可以这么理解。以理想为代表的EV(electric vehicle)当然符合龙珠投资“时代品类”的逻辑,同时也是消费与科技的交叉点。之后龙珠逐步聚焦到科技领域,近几年龙珠科技投资围绕着半导体、AI、EV、机器人和新能源这五个大方向进行布局,先后出手投资了近二十家科技公司,既包括理想汽车、月之暗面这样的明星项目,也有垂直领域的荣芯半导体、德尔科技、晶湛半导体、爱芯元智、清纯半导体、灵明光子、康诺思腾、法奥机器人、EcoFlow等等。我们还注意到一个特别的例子,5G移动通信小基站佳贤通信,这是一家成立于2011年的深圳企业。2016年,5G就开始进入到了大众的视线,几年前,5G概念曾在投资圈掀起了一波热潮,但又很快降温。有趣的是,龙珠在2023年才投资了该项目。显而易见,如果是顺着5G的布局来看,这次出手算不上早。但通过交流我们得知,围绕着电动化和智能化的大主题,龙珠得到一个结论:EV跟传统燃油车最大的区别,除了动力方式的不同,更重要的是智能驾驶和车内操作系统的升级换代,车变成了新的智能体,也极大地增加了车的通信需求。同时随着智能化时代的来临,越来越多的智能设备接入网端。而这些都需要4/5G扩展型小基站、一体化基站、各类直放站、FTTR等技术的支持,这些正是佳贤所擅长的。“虽然5G的宏基站2016年就开始建设,但小基站的建设元年其实是2022年。” 所以,投资佳贤通信,也是从时代需求切进来,沿着产业观察完成又一次的提前布局。我的同事燕秋老师在《投了理想的基金,DPI破4了 | 底片》中提到“识别“势”在哪儿,是做创业投资的先觉条件,但别小看这个东西,它不用学,也学不来,类似天赋”。如果一定要给这个天赋下一个定义,我想那应该就是对第一性原理的彻底执行。如果尊重第一性原理的知行合一是基本功,长期主义和乐观主义就是龙珠敢于投资非共识的底气。归根到底,投什么和怎么投,只是方式,而非目的。如果终极目的是帮大家吃得更好,生活更好。那么无论是消费还是科技,都只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手段。王新宇表示,龙珠关注AI、关注机器人和所有前沿科技,也没有放弃捕捉属于消费的下一个时代品类。“长期来看,VC的底层应该是乐观。因为你要相信,小的永远可以颠覆大的,新的可以颠覆旧的。”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