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安徽锂电一哥爬出泥潭

时间:02-08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63

安徽锂电一哥爬出泥潭

要说动力电池江湖最耀眼的两颗星,无疑是稳坐“铁王座”的宁德时代和“磷酸铁锂一哥”比亚迪。但曾经的“国内动力电池一哥”国轩高科也不甘做小弟,总想和它们掰一下手腕。作为曾经早早入局的电池龙头,国轩高科早在2015年就借壳东源电器上市,成为A股第一家上市的动力电池公司,当年的宁德时代、比亚迪还远远不成气候。然而,风水轮流转,一代新王换旧王。新能源行业蓬勃发展多年间,国轩高科被远远甩在了身后,成了多年行业老四。更被投资者诟病的是,都说动力电池行业是“印钞机”,但国轩高科却总是不赚钱,“宁王”赚得盆满钵满的四年里,国轩高科连亏了四年。直到2023年,国轩高科才从增收不增利的深坑中爬了出来。1月30日,国轩高科发布业绩预告:营收310亿元 - 330亿元,同比增长34.5%-43.2%;净利8亿元-11亿元,同比增长157% - 253%;扣非净利0.85亿- 1.2亿元,同比扭亏为盈。一改四年的亏损局势,国轩高科董事长李缜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把。不过,尽管有了盈利的好消息,但接下来的2024年,竞争将更为惨烈,国轩高科没法松一口气。在资本市场上,相比于万亿市值的宁德时代和八千亿市值的比亚迪,国轩高科的市值如今只有311.71亿元。在动力电池市场激烈角逐的当下,国轩高科拿什么挑战行业霸主之位,翻盘概率又能有多大?01、抢不赢的国内市场动力电池日趋激烈的竞争下,厂商们再也没有了躺赚的好日子,不得不互相“卷”起来,在技术竞赛中你追我赶。在这方面,国轩高科表示自己从来没认输过。2023年5月,国轩高科在第十二届科技大会上发布了自主研发的全新LMFP(磷酸锰铁锂)体系的L600启晨电芯及电池包,电池单体能量密度240Wh/kg,系统能量密度达190Wh/kg,并计划于2024年量产。根据其去年半年报,国轩高科230Wh/kg磷酸铁锂电芯设计定型;已实现302Wh/kg三元电芯量产装车,系统能量密度突破200Wh/kg;360Wh/kg三元半固态电池通过严格的针刺测试,系统能量密度可实现260Wh/kg。然而,经历了一年的“刀光剑影”后,国轩高科的市场份额依旧下降了0.42%,2023年,公司排名国内磷酸铁锂动力电池装机第四名,市场份额5.64%。从装机量来看,国轩高科跟头部玩家的差距也在逐渐拉大,其2023年全年增势仅仅维持在个位数,相比动辄两位数增幅的头部电池厂家而言,增速越来越低。而这对于早在2016年就登顶锂电之王的李缜而言,已经是失去冠军宝座的第6年了。此前通过技术、资金和专利构建起来的竞争壁垒,国轩高科这个昔日领头羊,不仅没赢在新能源的风口,反倒是被节节逼退。和同样出生于安徽,但如今已荣升为“新能源汽车大王”的王传福不同,李缜是“起了个大早,却赶了个晚集”,锂电之王,已是明日黄花。进入新能源产业之前,李缜曾经幸运地赶上过另一个造富风口——房地产。2002年,合肥市经济技术发展中心更名为国轩控股集团,企业也顺带着改了性,从国有性质转换成民营性质,李缜是创始人。靠着房地产行业的打拼,到2005年,李缜已经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房地产大亨。但他并没有留恋房地产的造富风口,而是在成为富豪的第二年,果断切换锂电行业,成立合肥国轩高科动力能源有限公司。不过,当时的新能源还没有迎来产业化的东风,李缜进入锂电行业之初,也并没有激起多大浪花,但他还是一门心思研发磷酸铁锂电池,其早期生产的动力电池主要搭载新能源客车。而另一边,宁德时代则主攻三元锂电池,与国轩恰恰相反。磷酸铁锂和三元锂,在性能上讲各有优劣。前者相对安全,稳定性好,但后者能量密度高。时至今日,尽管磷酸铁锂和三元锂还未分出个明显胜负,但在2017年之前,电池材料市场的江湖是磷酸铁锂在“称霸”天下。凭借低成本的优势,国轩高科携其生产的动力电池,带领一众新能源客车,成了动力电池江湖的老大。但在2016年,一项动力电池能量密度的政策,让磷酸铁锂电池一时失了宠。2017年到2020年,三元锂电池实现逆袭,成为主流的技术方向。而重金押注磷酸铁锂电池的国轩高科,没有赶上政策的顺风车。锂电之王的位置还没坐稳一年,国轩高科的王位就被宁德时代拉下去了。2017年,宁德时代的锂电池材料(三元前驱体)销量同比增长60%。而国轩高科的电池组销量,同比仅增长21%。这之后,国轩高科的行业位置被宁德时代、比亚迪相继夺去,连着3年沦落到老三。但老三的位置也没有坐稳,2020年又被中创新航夺走了,时至如今连续三年,国轩高科一直处于国内第四的位置。眼见着市场形势不利,国轩高科努力拓展客户群,把宝押在了以低端乘用车及商用车为主的客户,合作的汽车品牌包括奇瑞汽车、上汽通用五菱、江淮汽车、长安汽车、长城汽车、零跑汽车等。然而,国轩高科想要把电池卖得多、卖得好,必然需要下游的客户新能源汽车卖得好。可在低端汽车品牌销量撑不起来的当下,这些客户并没有托住国轩高科的下滑态势。国轩高科随之陷入增收不增利的陷阱。从财务表现上看,国轩高科从2019年至2022年这四年间一直都处在亏损当中,连续四年扣非净利润均为负数,分别亏损3.45亿元、2.36亿元、3.42亿元、5.15亿元。国内市场的失利,让李缜或许收获了一个深刻的启示:不要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。为了夺回昔日的“锂电之王”荣耀,李缜开始把目光转向了海外。02、海外市场的危和机遭遇事业“滑铁卢”的李缜,希望借国际化开辟新的增长曲线。而在电池厂商出海淘金之前,国轩高科已经提前给自己找好了靠山。2020年,大众汽车(中国)投资有限公司通过定向增发和协议转让的方式,成为国轩高科的第一大股东,目前股份占比24.77%。双方约定,国轩高科将成为大众的认证供应商。国轩高科这一举措,不仅牢牢捆绑了大众,更是取得了大众背书,在出海方面更有底气,海外业务的想象空间,紧跟着被放大了很多倍。同大众达成合作后,李缜带领国轩高科在国际化布局上快速铺开。「市界」统计,仅是2022年下半年,国轩高科接连在德国、越南建立电池工厂,并在泰国、阿根廷通过成立合资公司的方式,建设电池生产线。但这样的节奏并不能满足李缜对海外市场的企图。在他看来,全球市场可划分为中国、美洲、欧洲与非洲、东南亚与南亚四个板块,“如果我们只在中国发展,那就意味着我们丢掉了另外三个市场,想要有所作为的话,另外这三个市场是不能丢的”。而在出海竞争方面,同行们也都迅速在海外拉起了产能竞赛的大旗,宁德时代等厂商抛出了百亿级投资计划。国轩高科也不甘示弱,把眼光投向了市场空间更大,但形势也更复杂的美国市场。电池厂商们深知,作为全球第二大汽车市场,美国是各大厂商不能缺席也不能输的战场。但美国市场也是电池厂企业出海的“深水区”,市场空间虽然很诱人,但市场开拓也更难,很多头部企业都碰了壁。“海外的项目建设成本高昂,其中美国市场的难度更高,而供应链的相对不成熟、文化差异、不稳定的地缘政治等方面都有很大挑战。”一位电池行业人士表示。但昔日电池霸主国轩高科却异常凶猛。先是2022年,国轩高科公布要在美国密歇根州大急流城,斥资24亿美元建厂。再是到2023年9月8日,国轩高科又投下20亿美元,在该州投建电池超级工厂。在上游投资建厂之时,国轩高科没忘了绑定下游车企,让自己的产能得到充分利用。去年底,国轩高科就和美国造车新势力Rivian签署了一份未来六年供应不低于200GWh的磷酸铁锂电池的协议。在美国动力电池市场,国轩高科领先了同行许多步。就连宁德时代与福特在美建厂时,也突遭审查,最终只得放弃最初投资建厂计划,转为提供技术和服务。相比之下,国轩高科的赴美之路至少已经通过了建厂这一审核手续,但在建厂过程中也同样身处险境,关关难过。去年7月末,国轩高科就曾传出美国工厂项目被延期一年的消息。尽管官方予以否认,但据当地媒体报道,该工厂在立项后的确遭遇到不少反对声音。而到了去年底,由于未及时披露与美国伊利诺伊州政府签署REV补贴协议,国轩高科遭安徽证监局下达警示函,进一步揭示了其赴美设厂的更多问题。不过,国轩高科对海外业务的拓展,依旧信心满满。李缜认为,只要坚持“走出去”,就一定会拥有更广阔的空间,实现更大的发展。从目前来看,国轩高科的海外收入占比虽然不算高,但增幅明显。国轩高科2023年上半年海外业务营收30.62亿元,同比增长296.74%,占公司总收入的比重从2022年上半年的8.94%,提升到20.09%。而下一步的海外扩张计划,国轩还有着更大的野心。国轩高科在2023年10月下旬的投资者问答环节披露,公司规划到2025年全球产能达到300GWh,其中国内200GWh,海外100GWh。对于国轩高科来说,时代开了一扇窗,也会让它承担相应的风险。03、突围全球前三的野心“公司的目标是成为全球动力电池前三的企业。”国轩高科曾立下雄心。而从2023年1-11月统计排名来看,国轩高科位列全球动力电池格局第八名,市场份额2.4%,在国内厂商中,仅次于宁德时代、比亚迪和中创新航。国轩高科想要实现的是从第八到前三的规模跃升。但在当前,国轩需要努力突破的前方“障碍”还有很多。单纯从业绩预告的数据和内容来看,国轩高科的2023年看似顺风顺水,但其实并非如此。业绩扭转的表面之下,国轩高科的2023年其实充满了波动。去年上半年,国轩高科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都有大幅度提升,营收152.39亿元,同比增长76.42%;净利2.09亿元,同比增长223.75%。但进入三季度,其他动力电池厂商营收增势还在不断有新突破,国轩高科的营收却环比下降了约19%。其实,对于已经沦落到二线电池厂的国轩高科来说,上位的办法并不多。大的汽车品牌已被头部电池厂商瓜分殆尽,国轩高科只能选择通过加大和二线车企合作,提升其装机量。去年上半年,国轩高科新增了广汽埃安等多个客户。目前,国轩高科的前五大客户分别是江淮、奇瑞、长城、哪吒与威马。曾经,抱紧大众被国轩高科视为业务起飞的开始。2023年,国轩高科表示取得大众标准电芯正式量产定点,预计2024年上半年实现装车,成为首个获得大众标准电芯的研发、量产定点供应商。但抱上大众的大腿,并不意味着国轩高科就能高枕无忧。毕竟,大众的朋友圈除了国轩高科,还有江淮等多个盟友。而在依靠大众之外,国轩高科还给自己留了一手,那就是储能。作为动力电池业务的业务补充,储能已经成为动力电池厂商心中最佳的第二增长曲线。这块业务和与动力电池的高集中度不同,属于尚未被充分挖掘的地带。近年来,国轩高科也在陆续接下储能电池大单。2022年11月,国轩高科先后在国内外斩获一个储能大单,同英国最大的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供应商之一Pod Point签订储能协议,同时又拿下了长江三峡集团的光储一体化项目合作订单;2023年9月,其又与地热公司Ormat Technologies达成多年供货协议,为其提供储能电池。从营收结构来看,2023上半年,国轩高科动力和储能的营收占比分别约为69%、27%;其中,储能业务的营收同比增长约224%。然而,跟宁德时代相比,国轩高科仍有较大差距。SNE Research数据显示,2022年宁德时代储能电池出货量全球市占率达43.4%,比上年同期提升5.1 %。不过,竞争进一步激烈,2024年的储能系统以及电芯就已成白菜价,新的一年怎么走,成了各大厂商的新挑战。一位储能行业从业人士对「市界」分析,“就国内而言,国内系统集成商几乎贴着成本甚至亏本在做订单,这种是不健康的生意模式。目前,市场对储能的需求暂时有所下降,这个时候就是僧多肉少,很多公司都会撑不下去。”而在业务量还没起飞的当下,更困扰国轩高科的还是现金储备。截至2023年第三季度,宁德时代拥有860.28亿元自由现金流,而国轩高科只有-203.31亿元。为了证明自己依旧具有发展前景,国轩高科近年来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扩产,资本开支大幅增加,但钱从哪来?毕竟,产能越大,潜在风险也越大。而国轩高科已经栽了不少资产减值的坑。据财报数据显示,2019年到2022年,其资产减值损失(含信用减值损失)分别为5.43亿元、4.71亿元、5.41亿元、8.61亿元。但在一切都还未成定局,李缜迈向全球第三的路还停不下来。对李缜而言,这个新的赛道,他必须要全力冲刺。作者 | 李 逗编辑 | 孙春芳运营 | 刘 珊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