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十个迷思|没生活、没时间、没自由的影视制片人,有什么?

时间:02-08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0

十个迷思|没生活、没时间、没自由的影视制片人,有什么?

“城外的人想进来,城里的人想出去”作为北京酷鲸影视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创始CEO,王风是《流浪地球2》《长空之王》的联合出品人,《宇宙探索编辑部》等电影的联合制片人,亲手操盘的《少主且慢行》《一闪一闪亮星星》创下爱奇艺分账剧神话的他,有“爆款制作人”“分账剧王”的标签。与大众永远聚焦争奇斗艳的明星、流量狂欢不同,影视行业内的工作实录凶猛、残酷得多。与王风对谈的过程中,我们是有点子震撼与感慨在身上的。制片人掌管剧组财政大权,他们需要擅长“花钱的艺术”。如何在预算内做到最好?组建一支可靠的团队尤为重要。在王风看来,制片行业的构成类似很多行业:组建一支团队就好比找“供应商”,不管你的“产品”是预售还是现货,其逻辑是相通的。而制片人和出品人的关系就像是“花钱的”和“给钱的”。出品人投入的资金会有一定的回报比例,而如何确定一部剧究竟值不值得花钱?这需要出品方直觉与运气的双重加持。作为整个“局”的组织者,时刻需要理清逻辑,J人的计划能力在此时凸显出来,但执行时所遇到的“意外惊喜”还需要P型人格的“随机应变”。制片人与各部门都建立了最紧密的联系。在这个情商与智商要求极高的工作中,他们是全能的,贯穿在一部剧的前期策划、中期拍摄、后期宣发的各个过程中。还要负责剧组大大小小的事务以及立项、复审、拿证的各个结尾环节,是当之无愧的“万事通”。例如电影《一闪一闪亮星星》在2023年9月8号拍完,12月30号就上线了,极限后期、送审、宣发,电影的成功面世,制片人在每个环节都不能掉以轻心。一个人会有灵感枯竭的时候,但是一群人没有。我们所看到的剧情一般分为原创和现有ip两种,那些精彩的故事或许是来源于一个小小的灵感点,或许是针对某一类人群做出的针对性剧情“投喂”,精心设计的人设,精准拿捏大众的情绪。而那决定一部剧命运的,用来评判故事好坏的“核”,也就是价值观,是“组局”过程中最耗费心神的。好故事真的能重复不断的吸引人。在网剧《一闪一闪亮星星》筹备的过程中,就是“用答案反推题目”。针对新一代女孩们定制的暗恋美学,王风的团队一不小心就做成了“天花板”——总有人为爱情买单。但创意与故事,最终还是可以落在“计算公式”上。比如凭着电视剧的后劲,酷鲸影视定制推演了电视剧与电影之间的“连锁反应”,让电影达到了足够的转化率。这是个算账即得的数学逻辑:当电视剧已知将近5480万有效用户,除以0.3的留存率,会得出大概1700~1800万有效粘性用户的数值,只要内容投喂不滑坡,就可推算出七八亿的票房,这是一份预知的合格卷。团队够不够贴心就奠定了后期工作进展的顺不顺利。前期的故事一旦完成百分之70及以上,就可以筹备拍摄了,当制片人能够在剧组坐下喝杯茶,那肯定是因为一切都在顺利进行着。王风坦言,影视行业离工业化依旧道阻且长。但是一些制作环节可以参考以往的经验逻辑,“用代码写出编程”,做到百分之六七十的工业化,从而达到“创智一体”。方法的演变更迭离不开探索与坚持,闲下来的制片人们一定在某些时候偷偷努力过。制片人要会计算,更要会“捕捉情绪”。大家永远都是爱看跟自己情绪有关的作品,“癫剧”不过是演出了我们想要而不敢要的样子。国产故事的情绪正是立足于大家当下所经历着的事情,因此国产剧也在越做越好。这也可以解释为何有的剧中角色都在“发疯”,因为或许这是平行世界的我们(即剧中角色)替我们享受着另一种人生。CP感是一种玄学。“演技是最重要的,观众缘、CP感也是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。”在王风看来,就算降“咖位”也不会降“角色适配度”。剧本分大制作和小制作,在预算之内尽量找“好演员”,是制片人挑选演员时需要做的。在《少主且慢行》的选角环节中,王风用“灵气”来形容虞书欣,也就是团队公认的天选“田三七”,他认为:根据虞书欣本身的特点再去选择相匹配的男主CP,会更有方向感。但演员的好坏又该如何评估呢?对于不同演员演技的不同理解,或许我们早有答案。还是那句话,流量并不决定剧的好坏。大流量明星拍的剧“扑掉”的例子也不在少数,当演员名气大于剧的质量,观众不会买单。越来越多的人看剧源于自身的情绪需要,让人喜欢,首先得让人弄懂讲的是什么。有来龙去脉,有故事可说,情感沟通需要信息量支撑。在王风过去组盘的项目中,“故事”和“演技”占据绝对的头部考量因素,而具有粉丝号召力的流量艺人就像是资源组合游戏中的一环,在适合的基础上,这套“组合拳”才能实现一击即中的双赢效果。抓观众抓的准不准确,要表达的东西表达的完不完整,才是考量标准。在此基础上,王风的团队多数会选择自己能驾驭的导演。导演并不是一部剧定好坏的决定性因素,大导演的加入固然有着历史经验的加持,但新人导演同样有能力把事情做好。一部剧“出生不易”。王风说,在一部剧的制作过程中,前期是相对比较漫长的,有时候写剧本才用了四五个月,但是前面的故事框架梳理能用上一年半。连300字的剧情简介都要发动全部门力量改了又改,再算上拍摄和宣发的种种,绞尽脑汁是常态。王风用3个词形容自己的生活:没生活、没有时间概念、没自由。说不睡觉有点夸张,但这个行业的很多人是不敢在年末体检的。'O:您在一个很庞大的影视制作团队中有很多身份,不管是制片人还是出品方,您认为遇到最大的挑战是什么?Wang Feng:组演员,选到心仪的演员挺难的。'O:制片的灵感主要来源是什么?是先有剧本,还是先有一个关于剧情的想法?Wang Feng:两个维度。一个是IP类的,我们从IP当中去吸收;还有原创类的,这类的灵感源于生活,在当下的年龄做当下,做“能够得着”和“能驾驭”的事情,在有共情的基础上输出。'O:在做剧的前期,您筛选好故事的前提和标准是什么呢?Wang Feng:不管是做原创,还是要去找IP,首先要考虑是做给什么人群看。我们会有一个非常明确的受众群体分析,其次就是要定下输出什么样的价值观,先锁定人群,再“投喂”。'O:为什么现在新一代的年轻艺人越来越缺乏辨识度?Wang Feng:缺乏辨识度也就是缺乏所谓的特点。国内男生“女性向”有点过于严重,全是“花美男”。但是走演员路线的年轻人都有自己的特点和个性,我们不能否认年轻人的成长,有很多努力的年轻人是天生吃这碗饭的人,路走得很扎实,才能在这么多人当中脱颖而出,它不是完完全全靠运气就能做到的,努力至少是70%。'O:您给《少主且慢行》“找钱”的过程跌宕起伏。当时为什么如此笃定去做这件事?如果赌输了,您有没有想过后果?Wang Feng:想过后果,其实还是要算自己的承受力。如果说全赔了,其实也在我的承受范围内。我本来在这个行业就什么都没有,那些积攒下来的,最多就是清零。'O:您对目前酷鲸影视的主营业务方向有没有一些新的规划?Wang Feng:剧和电影,我们暂时只有这两块。今年逐渐在做衍生品,就是影视IP的一些衍生开发,也在尝试做一些账户账号的运营、组建团队,衍生品我相对比较看好,这是一个很有空间的市场。'O:您认为想要入行的新人,应该具备什么样的品质?Wang Feng:真诚。不管是创作、还是制作,这个行业需要有一颗对产品真诚的敬畏心,只要踏实坚持下来,没有做不好的。与王风的对谈,让我们对影视从业者多了几分敬意。这个行业是名利场不假,一部分人能赚到高于其他行业的钱也不假,但这个行业最可贵的绝对不是权威和所谓的“造神”,而是能在这个略显浮华的职场环境,有一群潜心沉淀、深耕专业、一路过关斩将成长为“六边形战士”的创造者。敢进窄门,愿走远路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